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妮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马路的琴声  

2009-03-31 20:06:55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四马路的琴声 - 安妮 - 安妮的博客

四马路的琴声
        北道人不约而同地将天河路称为“四马路”,每当夏季来临时,路边的便道上摆满了啤酒摊、烤肉摊。招之而来的是会友的、解馋的、纳凉的、散步的、骑车叫卖的等等。再加上商家为了营造气氛挂的形状各异耀眼的招牌、条幅、成串的大红灯笼、树起的一滩滩五颜六色蘑菇形的遮阳伞、桌椅。傍晚时分,辛劳了一天的人们就不请自来,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少的、中不溜的人头攒动,好一派繁华的景象。因此,有人调侃又称之为“北道的外滩”。         我也是这里每天必不可少的一个过客。每天我经过路边的一个水泥顿时,旁边就有一个人坐在小凳上拉二胡,身后放着一辆自行车,后座上架着琴盒。因为出来纳凉的人很多,出来带把琴在这里消遣,也就见怪不怪了;所以,过往的行人也就没有驻足听琴的了,都是一往而过。
        有一天,一场暴雨从下午一直下到晚上九点多,在家憋了半天的我约文去补晚上散步的课,我们挎臂走出了家门,像往常一样我们沿着四马路向前走,雨后的空气清新凉爽,瓷砖路面上的雨水在灯光的照射下亮晶晶的一闪一闪泛着金光,就如星星点点,少了往日的喧嚣,路上静极了,我和文的脚步声哒哒哒传得很远,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,眼睛又像探照灯一样搜索起周围的情况,突然,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停在了我们前面不远处,车上好像还带着什么东西,那人把自行车向路边的水泥墩旁推,这时,我惊呼道:“拉琴人”,文也向我指的方向看去,“是的,就是那个天天拉琴的人。”他补充说。我们便加快了步伐赶到了他的身后,此时,他已撑开了折叠小凳,从车上的琴盒里拿出了二胡。然后,他坐在小凳上调好琴弦,目视远方,手指在琴弦上滑动开始拉曲。我和文驻足倾听,但谁也听不出来他拉的是什么曲子,不是秦腔、不是豫剧、也不是粤剧、更不是名曲《二泉映月》,但他神情专注,整个身心好像沉浸在婉转的曲子里,且目光凝视着远方。
        我们听了半天也不知所以然,我就顺着他的目光向前望去,前面是郁郁葱葱的庄家,经过暴雨的洗刷,叶子在路灯的映射下有些发亮,大雨过后可闻到泥土和庄家的清香。再远处是风姿绰约的树木,虽然辨不出是什么树,但能感到它们蓬勃茂盛的样子。这时,我不觉揣测起拉琴人的心思,他是礼赞面前茂郁的生命力呢?还是这茫茫轻纱中有他挥不去抹不掉的记忆?他是在寄托某种思念吗?是对亲人、是对恋人、还是对朋友?为什么他每年总在庄稼长起的时候出现,到庄稼收获的时候消失?难道是他在信守某种承诺?对亲人、对恋人、还是对朋友?我不得而知,周围除了我和文,就是黑乎乎的庄稼地,远方的路灯泛着黄光也显得无力,但他拉的还是那么投入,投入的带有几份虔诚。琴声时而悠扬时而急促,划破夜空飘向远方,带着拉琴人的虔诚和我的种种猜想.......
四马路的琴声 - 安妮 - 安妮的博客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